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第七章

     “要不是大奶奶把持,私下跟大爷说了什么,大爷会不愿意让我们伺候吗?”湖蓝说的话,天青是完全听不进去。

     天青一家之前都在二门外领差,比起后院里油水多多的差事,二门外的差事既没有脸面也不得实惠。这次王夫人往贾珠这指新的丫头过来,要不是家里没关系又没银子也不会轮到她。

     当时她就想,要是这次运气好大爷能撑过去,她怎么都得努力往上爬,就像赵姨娘一样,虽说怎么都越不过王夫人去,但那也是半个主人不是。这湖蓝当初明明和她想得一样,两人还决定了要在后院携手,结果现在只是遇到一点小困难就退回去了!

     等她成了大爷的姨娘,再生下一儿半女,这湖蓝却配了大爷身边的小厮或者外面的管事,看她还敢不敢继续这样嘲讽她。

     身边两个大丫环的心思亚尔林不清楚,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倒是觉得那湖蓝是可用之人。只他现在能够签下主仆契约的名额有限,他不可能将这名额用到她身上。

     人心这种东西亚尔林从不以最大的恶意来衡量,尼斯大陆的遭遇让他深知一个道理。

     所谓的忠诚,不过是因为背叛的代价太大。

     荣国府的这些仆人虽说卖身契都在主子手里,但也一样有自己的小心思。甚至还有因为帮助主子做了一些事掌握了主子的把柄,让主子不得不给他体面,让他在府内有超然的地位。

     最典型的就是贾史氏的陪嫁赖嬷嬷一家。家里修了一座几进带花园的宅子不说,落草就放出去的孙子赖尚荣更是从小过得比府里的贾宝玉也不差,同样是丫环仆妇围绕着长大。

     按照亚尔林的本性来说,他是不想和这荣国府硕鼠赖家扯上关系。毕竟他是二房的人,这府里的大部分钱财都是大房的,这些仆人贪,吃亏的也是大房。但偏偏,自打荣国府先大太太去世后,这府里上下就一直都是由二太太贾王氏掌家!

     放下手中的《礼记》,亚尔林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抬手按抚着太阳穴。从能离开床进书房开始,他除了练字作八股文章就是靠书籍来了解这大庆朝的历史和规章典仪。

     本来他是想三年后考个状元得赐状元宅邸后就带着李纨和孩子搬出去的,但现在他才知道他想的都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的礼仪比起尼斯大陆繁杂许多,让他只觉不耐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的更为规范。

     王夫人做的事也会影响到他这个儿子,一旦曝光,别说出仕为官了,就是宅在家里说不得都会被人戳脊梁骨。还有李纨腹中的那个已经确定性别为男的孩子,以后能不能娶到合适的媳妇也是个大难题。

     也是这个时候,他才有些明白了之前他暗示不要通房时李纨会是那样的反应。这是宗族大于天的世界,宗族礼法让族人更有向心力的同时,也让人受到的束缚更大。

     更何况就算贾王氏做的事始终不曾暴露,他为官之后也很有可能会被外放。而外放的规矩,是在有了嫡子的情况下,妻子是要留下代丈夫尽孝,伺候公公和婆婆的。能跟着丈夫一起离开的,只有姨娘或者通房。

     亚尔林是想要彻底摆脱这个复杂的荣国府,但他也不可能就只管自己而不管妻子和孩子。再说也不是他外放或者住出去就是和荣国府没了关系,在他们二房没从荣国府分出去之前,他们与大房都是休戚相关。

     但是想要分家……别说贾史氏那位想要做荣国府塔尖的老太太了,就是贾政夫妻也是不会愿意的。背靠着荣国府这座大山,和分家出去的从五品京官,会选择哪边根本就不用费心考虑。

     被迫改变计划对亚尔林打击虽说不大也不轻,要他还是白魔法圣的实力,哪用得着这般迂回。只即使没有宗族和家族的牵扯,贾政他可以不管,王夫人,亚尔林却没办法做到真的放任自流。

     亚尔林是被丢弃的孤儿,打小从没拥有过父母亲情。在尼斯大陆他是众人交口称赞的温雅绅士,但那不过只是他成长后戴上的面具。

     这荣国府上下众人间的感情表面上和睦亲近,实则淡薄得几乎没有,往来不过都是面子上的情分。但这王夫人不管是对他还是养在贾史氏身前的贾元春还有贾宝玉却是真的疼爱。

     之前贾史氏说将他的月例提为二十两,他离床后没多久,王夫人就悄悄将他叫去,私底下给了他一个京郊二十顷庄子和城里繁华地段两间铺子的地契。

     “大房和二房没分家,你老爷和大老爷的交际往来用的钱财都是走的荣国府官中。按理说珠儿你如今也该循这样的例,但琏儿那里……”贾王氏说得模糊,瞬间就将话题转走,“你的月例老太太虽说吩咐提成了二十两,但与人交往光这些哪里够,去酒楼里请一次客都不够。”

     “你老爷没分家,手上也没点私产。我的嫁妆以后是要分给你们三兄妹的,现在也只能先拿这么点给你。”贾王氏看着亚尔林满眼慈祥,三个儿女中,她最看重的就是贾珠。

     除了他是长子外,更是因为他是个勤奋上进又孝顺的孩子。元春虽好,但毕竟是女孩要嫁出去,又一直都在贾史氏膝下,哪里比得上贾珠。还有那涎玉而生的小儿子也让他很是自豪,只是……

     老太太太过夸耀,这并非好事。

     “这是太太的嫁妆,还是太太自己留着吧,钱财方面,儿子会自己想办法的。”亚尔林一瞬间有所感动,随后说道。他是个男人,男人就该顶天立地,照顾妻儿兼孝顺父母,他现在虽然缺钱,却也不想用贾王氏的嫁妆。

     再说了,贾王氏给他的这点地和铺子对他的资金缺口来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贾王氏横了他一眼,在三张薄薄的地契塞到他手里:“你是我儿子,我的嫁妆本该就有你的一份!只我的陪房有限,这两间铺子都是租出去的,一年也能有五百两的收入,还有那庄子,一年怎么两千两也是有的。”

     最终亚尔林还是接收了这三张地契。这些就算是他借贾王氏的好了,等以后赚到钱了,再更多的还给她。本来他还想用前身攒下的一些私房来做启动资金买间铺子做点生意的,现在倒是不用了。

     最终两间铺子,亚尔林决定一间做药铺,另一间则卖一些首饰以及配饰。

     也正是这样,他才加快了收服人的脚步。因为他现在只能与四人签下主仆契约,是以他本来是想着暂时不用这手段的。毕竟这样的契约一旦签下,就得等与他签下契约的人死亡后才能将这个位置空下来。

     但现在这样,最起码两个名额是跑不掉的。只因亚尔林准备在他自己铺子里贩卖的都不是普通货色,无论是药剂还是首饰都是带有各种属性的东西。他现在能做的放在尼斯大陆不过是些学徒们才会使用的低等货,但在这个“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世界,这些东西绝对会引起不小的风暴,所以这两个铺子的管事必得是亚尔林能信得过的才行。

     亚尔林不想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引来太多麻烦,但想要来钱快也只能选择这个法子。只是在铺子开起来前,还得有不少事得准备,能隐藏得久点就隐藏得久点的好。

     不过这管事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亚尔林要隐在背后,这推在前面的管事能力不足就撑不起这两间铺子。结果没合适的人又到新年,最后与亚尔林签下这主仆契约的反倒是王夫人给他的庄子的庄头,以及王夫人的左膀右臂陪房周瑞家的。

     亚尔林之所以会和庄头签下契约还是因为过年时凑巧见到了李纨嫁妆庄子的账本,李纨的陪嫁庄子不过五顷,这一年下来送过来的银子却有一千多两和果子还有不少野味。而王夫人给他的二十顷的庄子一年收入才两千两,这里面的猫腻未免也太大了点。

     亚尔林暂时找不到更趁手的,又不想自己在这方面费心费神,是以在年末庄头送账本和银子来时亲自接见了他,并且和这个叫王威的签下了主仆契约。待签下契约后,王威立即在他面前痛哭流涕的跪下,将这么多年来仗着贾王氏的信任,与其他庄头和管事勾结做的事一一交代出来。

     让他在口供上画押后,亚尔林只是让他将以前贪污的银子都交出来,并未追究他的责任将他卖了或是送官。对他来说是因为这契约用了就解除不了,对这王威来说却是逃过一劫。背主的奴才会有什么下场,他还是清楚的。

     这王威回去后不理会家里女人的叫嚣和哭闹,立即变卖家产将以前贪污的银子都给补上,还按照钱庄的利息将这多年的都给添上了。从此之后这个庄头做得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背主举动,此是后话。

     亚尔林留下王威画押的口供不是为了留一手避免王威有什么小心思,主仆契约的霸道他还是心里有底的。他会这么做还是为了贾王氏。贾王氏管家这么多年,要说她一点小心思都没有那不可能,但也不能因为这些小心思就被下面的人给骗了才是。她自己的嫁妆都被这些人贪得这么厉害,更何况荣国府官中。

     作为贾王氏的儿子,亚尔林要是不想法抹平贾王氏做的这些事,真等暴露了,他也会下场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