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梦中杀妖
    红衣女子衣袖半遮面,翩然落地,一对秋水眸子白了陈苏一眼,咯咯娇笑道:“道长,你看我美吗?”

     她身姿婀娜,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如水蛇般尽情扭动,一览无余。

     陈苏痴痴的王者拿到身影,胸中腾的升起一股无名燥火,烧的他口干舌燥,面红耳赤。

     红衣女子飘然转身,留下一道背影,再次转身,双目哀怨,一副梨花带雨模样,直让人想一把拉入怀中,好生怜惜一番。

     她扬起小脸,泫然欲泣,哀声道:“道长为何那么狠心,要拆散我们这对苦命鸳鸯。”

     这狐妖果然邪门,只是看着她的眼睛,不知不觉就着了道。

     陈苏猛然惊醒,默念黄庭经。

     黄庭大道三十六,道道气机入玄庭,直入灵台斩邪祟!

     陈苏灵台一清,神智已经归来,再看向女子,已无半分邪念,正襟危坐在床前,淡然道:“人妖殊途,休要蛊惑人心。”

     幻化成红衣女子的狐妖脸色骤变,咬牙切齿道:“什么人妖殊途,不过谎言罢了。神魔同源,人神同性,人与妖又有何不同?人妖殊途只不过是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借口而已!”

     陈苏眉头微蹙,摇头道:“严家明乃凡人之躯,如何抵抗得了你一身的妖气?如今得此下场,还有什么可说的?”

     狐妖一窒,面露犹豫,随后咬牙道:“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在一起,臭道士,休要多言,你碎我内丹,今日有你无我!”

     狐妖一声怒叱,已显出原形,紫气翻腾,汹涌如怒涛,妖狐扬首怒啸,紫云激荡如天雷,瞬息而下。

     陈苏如遭雷击,脑门轰隆作响,眼前道道手腕粗紫色雷电轰鸣,直如世界末日一般。

     道道紫雷铺天泄地而下,妖狐怒道:“臭道士,受死!”

     陈苏祭出伏魔咒,大喝:“急急如律令,镇妖伏魔,镇镇镇!”

     黄色咒符迎风便长,但在紫雷面前宛若怒海一叶扁舟,转瞬之间便被击裂。

     紫雷不受半分影响,轰然而至。

     这一刻,陈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二十年的人生如走马观花一般再眼前略过,一闪而至。

     直到穿越后出现在这个世界,直到前一晚明方那一句:“吾有一剑,可杀神仙。”

     如洪钟大吕一般,在脑海轰的炸了开来,也炸出了一片新的天地,引领陈苏真正认识到了修仙的世界。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让陈苏在自己的梦里等死的道理。

     他抬头,直视狐妖怒吼道:“去你妈的!”

     “我有一剑,可杀妖狐!”

     陈苏手中本无剑,此言一出,自灵台气海涌出丝丝灵气凝聚,一炳秋水神兵落于掌上。

     “吾有一剑,可杀妖狐!”

     一剑破天,天地变了颜色。

     眼前再无紫雷,也无妖狐。

     陈苏睁眼,还是在原来的房间,严家明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陈苏揉了揉脸颊。

     原来是做了个梦啊。

     他转头望向白狐,它静静的躺再严家明怀里,已无半点生息。

     ···

     问世间情为何物?

     陈苏不懂,看了眼狐妖,怅然道:“如果爱情都是这般自私,令人盲目,还是不懂的好。”

     对昏迷的严家明使用歧黄之术,只是片刻,严家明面色已经不再暗黄,变得红润起来,呼吸也逐渐平稳。

     系统提示道:“技能使用成功!”

     陈苏推开门,正看到严宽焦急的来回踱步,深呼口气,淡然道:“令郎已无碍。”

     严宽大喜道:“道长果然神通广大,手到病除,快请到正堂一叙。”

     陈苏摇摇头,回身看了眼静静躺着的妖狐,莫名怅然起来,叹道:“既然已无事,贫道告辞。”

     说罢,大步离去。

     严宽见阻拦不下,急忙从袖里掏出一沓银票,也没细看都送了上来,诚恳道:“明净道长既然要走,严某不敢阻拦,只是这些区区俗物还请道长务必收下,回头严某必定再登山拜谢。”

     陈苏接过银票,点点头,飘然离去。

     回到方寸山,陈苏看着泥塑道祖,低声自语:“我有一剑,可杀妖狐。”

     没有像梦中那样,出现秋水神兵,清风依旧,四野无声。

     陈苏盘膝而坐,默念黄庭经,修炼起来。

     终有一日,杀仙剑,不会只是在梦里出现。

     ******

     第二日,严宽果然来了。

     大包小包的礼盒被抬上山,明方乐的嘴巴没闭上过,一对小眼笑的都张不开了。

     陈苏将严宽迎进斜月洞正殿,严宽上了三根香,诚心谢道:“此次小儿能平安,全赖道长,若是有用得着严某的地方,道长尽管开口,严某绝不推辞。”

     陈苏也不客气,笑道:“恰好有一事还需严居士帮忙。”

     严宽一拍胸口,大包大揽道:“非是严某自夸,在这蒲山镇,还没有什么事是严某办不到的,道长有事尽可直说,便是看上知府的闺女,严某也能给你抢回来当媳妇。”

     陈苏摇摇头,失笑道:“严居士言重了,知府女儿,贫道岂敢妄想。只是山门年久失修,破损不堪,严居士若有心,还请帮忙修葺一二。”

     严宽颇为诧异,他还以为陈苏会趁机挟恩,漫天要价,想不到竟会是这么简单。他倒不怕陈苏漫天要价,不说这年轻道人拥有罕见的驱妖本领,便是一手歧黄之术就值得深交,便是陈苏说出更过分的,严宽估计也会斟酌一二,想办法办成。

     严宽哈哈笑道:“就是道长不提,严某还想主动为贵教修葺下山门呢,贵教出了道长如此扛鼎人物,定然会声名鹊起,方寸山当兴,是该重新修葺下了。”

     陈苏谦虚笑道:“严居士过誉了,贫道不过一普通道人,哪敢当得‘扛鼎’之人。”

     又随意说了些不着边际互相吹捧的话,严宽才告辞离去,留下一堆礼物。

     明方双眼放光,美滋滋的道:“这严大户就是财大气粗,光看这些礼盒就知不是普通货啊。”

     明方比较市侩,喜欢钱财,但本心不坏。陈苏早就知道,也不介意,笑着道:“既然你喜欢,就由你收着吧。”

     明方一愣,还以为陈苏怀疑自己,急忙辩解道:“掌门师兄,我没有其他意思,你可不要多想,这些都是师兄得来的,自然都是师兄的,师弟绝不敢染指半点。”

     陈苏拍了拍明方肩膀,笑着道:“我们师兄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亲如兄弟,何来你我之分?我刚才所说让明方师弟管理财务,也是认真的。这几日下山救治不少病人,今后可能会有不少香客上山添香,今后方寸山恐怕俗事颇多,明方师弟处事老道,今后专门负责此事最好不过了。”

     明方这才放下心来,脸上略过喜色,又犹豫道:“可我怕做不好,辜负了师兄师弟的信任,要不,让明觉师弟负责吧。”

     明觉脸一板,拒绝道:“我对那些没兴趣。”

     明方对大道并不是太上心,反而喜欢财米油盐更多一些,陈苏又是劝了两句,明方便美滋滋的应了下来:“定不负师兄师弟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