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淄川阴王九煞墓2
    蔡愁见状,心中大惊,急忙向后退去,这黑色物体如同盘挤在棺中千年的大蟒终于解脱了一般,相互缠绕着涌了出来,等这动静消停下来,蔡愁慢慢走近一看,这散落在地上的黑色物体好像是他娘的头发!

     走到棺旁,蔡愁往里一看,棺内已经被成堆的油亮的头发填满,粘腻的泡在一起,散发出阵阵恶臭,蔡愁强忍着恶心,用刀费力的拨开头发,翻开一些还有一些,层层叠叠的堆积在棺液中,难以处理。

     此时,一旁的大火逐渐变小,这九具尸煞也开始也开始变得躁动起来,眼看时间紧迫,蔡愁索性套上手套开始用手扒开,翻了半支烟的功夫,他终于看到了埋在头发下的正主。

     棺内的尸体历经千年之久,竟丝毫没有腐败的迹象,双目紧闭,安睡在棺材里,尸体头戴高冠,身着黑袍,脚踩方屐,身体的表面覆盖着一层油亮的薄膜,头两旁还挤着厚厚的头发。

     看到此景,蔡愁暗骂:这老小子的头发怎么这么长,难道他死后头发还在生长?随即,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盗墓这么多年,见过不少保存完好的尸体,可没有一个像这样似的,头发都把棺盖顶开了,要说是他生前长这么长,那也不可能,想到这,蔡愁后背的冷汗下来了,难道,这老东西根本没死?

     蔡愁用刀背敲了敲尸体的脸,触感还挺柔软,但尸体没有任何要起尸的迹象,看到这幅景象,蔡愁自嘲了一下,心说,自己想的太多了,被这么多的头发捂了这么久,生憋也都给他憋死了。

     想罢,他用刀划开尸体表面的薄膜,刚一划开,尸体立刻急速抽搐起来,嗓子里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吸声,就好像在水里闭气很久突然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声音。

     蔡愁吓得一哆嗦,立刻向后退去,看到眼前的尸体抽动了几下便没了动静,他便想继续动手,这时,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将蔡愁掀翻到棺材里,吃了一嘴粘稠的棺液,此时也顾不上恶心,他急忙吐出嘴里的液体,转身看去,只见那九具烧的漆黑已经看不出原貌的尸煞已经围了上来。

     蔡愁急忙将身上的火油瓶砸到离他最近的尸煞身上,然后一个翻身跳出棺材,捡起掉在地上的火折子,猛的一口吹燃,然后丢向那只尸煞。

     火折子一碰到沾满火油的尸煞,立刻爆燃了起来,蔡愁也没有停顿,立刻飞身一脚将它踹到一旁。

     被烧透的尸煞变得很脆,再加上蔡愁这一记刚猛的飞踹,瞬间被踢掉了半个身子,躺在地上便没了动静。

     这一只刚倒下去,剩下的八只又围了过来,见状,蔡愁抽出缠在腰间的长鞭,这长鞭是他师傅的拿手兵器,后来全无保留的教给他,所以,蔡愁的长鞭使得十分犀利,后来,他觉得仅此一条皮鞭杀伤力不够大,又在皮鞭的鞭梢加了一截锋利的刀片,此时正派得上用场。

     蔡愁手上一抖,长鞭呼啸着带着风声掠向围攻过来的八只尸煞,逼退了尸煞的脚步,然后他将长鞭一收,在手上缠了几圈,一声怒吼,便向八只尸煞冲了过去。

     此时的尸煞远不如之前那般坚硬,蔡愁身手十分灵活,一边躲避群尸的攻击一边在尸群里左右挥鞭,鞭头的刀锋带着寒光点到尸煞的身体上,一时间碎肉横飞。

     好景不长,刚有十几个回合,蔡愁就被尸煞钻了空子,右臂上被抓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大口子,他惨叫一声,急忙从尸群中撤了出来。

     此时,身上的伤口钻心的痛,蔡愁额头上冷汗密密麻麻的流了下来,心道这样不是办法,忙活了半天才弄死一个,这样下去,自己早晚也要折在这里,只能先行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主意拿定,他立刻向石门奔去,没跑两步,脚下被死人的手脚一绊,来不及反应,被绊倒在了血浆中,蔡愁气急败坏的爬起来,刚准备跑,发现旁边有一个同行的工具袋,他急忙捡起袋子翻了翻,居然翻到了一个土闷雷!

     所谓土闷雷就是盗墓贼自制的一种土炸弹,表皮为泥,里面是用铅包裹着火药等材料制成,这东西威力巨大,一般都是用作炸墓的封石。

     看到此物,他心中大喜,有了这宝贝,剩下的尸煞也有办法解决了!

     此时,尸煞已经一步步的挪到了他的面前,蔡愁急忙爬起来,踢开面前的一只,右手一甩,将长鞭抖开,抡圆了胳膊把长鞭抽在一只尸煞脸上,鞭头借着惯性卷在尸煞的脖子上,尸煞凭借着自身的本能用力一甩,将蔡愁连人带鞭甩了出去,而蔡愁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借着惯性滚到一旁,缓冲一下爬起来,立即点燃这土闷雷丢向尸群,然后飞快的窜向棺材后。

     还在半空中时,只听身后“轰”的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爆炸的冲击力将他炸飞到一旁,整个墓室里硝烟弥漫开来,过了许久,才慢慢归于平静。

     蔡愁慢慢撑着身子爬了起来,此时他头晕目眩,身上满是碎石划伤的口子,耳朵里嗡嗡作响,缓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恢复了意识。

     开口干呕了几下,鼻孔内涌出一股暖流,蔡愁擦了擦鼻血,咳了咳然后站起身,此时墓室的硝烟散了一些,他隐约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好多尸体,还有一些尸体碎块,心道这些尸煞终于死完了,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随即,他立刻跑到棺材旁,棺内的尸体只是凌乱了一些,并没有受到损坏,蔡愁啐了一口骂道:老王八蛋,害老子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说完,就下手开始摸尸,他倒也不用担心尸体上的机关,因为按照刘甲的想法,他认为自己一定能复生,所以不可能让人在自己的尸身上动手脚。

     此时蔡愁也不在意平日里的那套规矩,直接用力掰开刘甲的嘴,从里面取出一枚红色的丹丸,蔡愁心中疑惑,按照常理来说想要死而复生的人嘴里不都是含着一块玉蝉的吗?这老小子为何含着一枚丹药?

     还没想完,棺内的尸体突然蜷缩起身,开始抽搐了起来,这变化将蔡愁吓了一跳,急忙甩出长鞭准备动手,仔细一看,原来是尸体开始萎缩风化了,幸好不是起尸,蔡愁虚了一口气,仔细打量着手中的丹丸,思量道:看来这丹药可不一般,刘甲老儿将它含在嘴里,尸身见了空气都没有变化,这才刚取出来,就缩成了一截枯骨。

     然后又看了看披散在地上的头发,心说,这宝贝不仅能保尸体不腐,还能让人如生前一般,身体还在正常运转?想罢,不禁啧啧称奇,自己盗了这么多年的墓未曾发现这样的宝贝,看来这一次自己还真是没有白来。

     正乐着,墓室的石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交谈声,蔡愁心中冷笑:看来又来了一批同行。然后便大步向石门外走去。

     话说这石门外的队伍,是由几个出自于摸金世家的摸金校尉组成,这几人都算得上业内的高手,也看出这墓内的九煞护棺阵,商量了好久,终于制定好计划,准备妥当才来,这会正在石门外布置战术,只听门内传来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心中忐忑,皆以为是尸煞苏醒,众人立刻严阵以待,手中全部抄齐了家伙。

     慢慢地,脚步声越来越近,众人心中也是十分紧张,握着刀枪的手里全是汗,一个个都准备随时进攻。

     这时,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嗖”的一声,门内飞出一个物体,众人大惊,立刻向后退去,这物体掉在地上滚了几圈就停了下来,众人定睛一看,这竟是一个尸煞的头颅!

     门后的黑暗里慢慢走出一个人,这人披头散发,浑身是血,衣服破烂,露出了精壮的上身,手执一条长鞭,犹如魔神从地狱中走出一般,煞气十足,看呆众人。

     过了片刻,其中一摸金校尉抱拳道:敢问壮士大名?

     这人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蔡愁!说完,此人便离开了这里。

     蔡愁走后,剩下的这些人都是行家,于是进到主墓室内查看一番,皆大惊,满墓室的残肢断臂,地上覆盖着一层发黑的血液,总之是一片狼藉。

     有细心的人发现,从这几个尸煞被炸开的残肢上看,除了爆炸的痕迹外,伤口只有一种,那就是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鞭痕,也就是说,九个尸煞都是被他一人所杀……

     从此蔡愁独身战九个尸煞阴将的故事就在这一行传开,慢慢的,就有人开始添油加醋,描述的更加有传奇色彩,有的甚至说蔡愁是修罗转世,专克厉鬼邪煞,再加上他身上煞气太重,即使是到了三伏天气,其身上下仍然阴冷无比,如同死人一般,再加上当时的情况,大家都只认一个道理“胳膊粗是哥,本事大是爷”,于是道上的同僚也都开始尊称他为“鬼爷”。

     到了现在,蔡愁已经是个土埋半截的人,倒斗这种要命的活,他也不再亲力亲为,手下培养出很多优秀的徒弟和伙计,势力十分庞大,足足覆盖了半个北方地区,这里所说的覆盖,不等同于称霸半个北方,意思是说在他的势力范围内的所有的倒斗手艺人,都是跟着他混的,动一撮土都要向他打声报告,等于是垄断了半个北方的倒斗产业。

     上了岁数,蔡愁一心求稳,也有人对此感到疑惑,道上名号响,手段强的鬼爷,怎么突然“蔫”了,事实上,性格阴冷和手段狠并不能代表野心强,蔡愁混到这种地步是他自己都没想到的事,如今一切都发展起来,北平这么多人都吃不上饭,他已经算得上锦衣玉食了,自然就满足了。

     于是,蔡愁开了间大茶馆,整天逗逗鸟,带着茶馆里的伙计去集市上买点吃食玩意儿之类的零碎,业务上和其他大佬也都少有联系,手下的产业全部交给几个得力的徒弟去打理,自己就一门心思的守着这个茶馆过日子,但是即使不问江湖事,道上有头有脸的人见到他还是要尊一声鬼爷,提起他的名字,依然能震倒一片,这种,叫作“字号”

     程八听完李雀的介绍,对这种龙头老大式的人物非常敬仰,他内心深处的狠劲不断怂恿他,唆使他,让他去过这样的生活,同时,他也认为自己是这块料,够狠,不要命,只要有了蔡愁这个跳板,他就一定能一飞冲天,哪怕是每天活的水深火热,过着刀口舔血,脑袋别再裤腰上的日子,他也认了,这就是他的本性和他应该走的路。

     走了这么久,他们也来到了蔡愁的茶馆外,横匾上三个大字“清云轩”,透着一股子文雅,谁又能想到这匾背后的主人曾经是个煞气十足的瓢把子呢!

     李雀不是第一次来,轻车熟路的带着程八走了进去,此时正是午后三时之后,茶馆里已是客座满堂,大家伙中有相识者起身寒暄,有阔家子弟来此小憩,桌上一壶清茗,两三碟精美点心,足以打发午后时光,更有七旬老翁,手提精致玲珑的鸟笼,与三两老友一起过来品茶。

     程八拿眼一瞧,心说这茶馆果真不一般,来的都是富贵闲人,没有平常人家或是苦力之流。

     正观望着,打边上来了个短褂小帽的伙计,一见李雀,立刻笑脸迎来:呦,李小爷,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

     李雀笑道:我是来拜访蔡叔的,劳烦你给通报一声。

     伙计一听,不敢怠慢,爽快应道:得嘞~您先往里请,咱这儿来了一批新茶,全是从前清王爷的茶山上采的,您先尝尝鲜,我去给您通报一声。

     说完,伙计就带着这二人,七拐八拐的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手一请,说道:二位小爷先入座,我这就去通报老爷。

     伙计刚走,茶水点心就伺候上来了,这程八是个粗人,虽说当过军官,可也没享受过这么精致的东西,当下倒了满杯,吹了吹飘出来的热气,就一口吞了下去,咂咂嘴,也没品出味道来,然后又拿起桌上的糕点,开始大口吞嚼起来,一边吃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道:可以啊,兄弟,你和这鬼爷交情不浅啊……

     此时,李雀的面色有些尴尬,对他说道:程兄弟,恐怕咱们这次前来投奔,可能结果会不尽人意啊。

     听到这话,程八心中纳闷,李雀喝了口茶,解释道:蔡叔的茶馆可不是进出自如的地方,内外都有眼力极好的伙计盯着,以我这种身份,往日里来拜访,刚踏进西安门,蔡叔这边就能收到信,每次来都是在大堂碰面,这一次是伙计出来迎接,想必蔡叔已经知道咱们在老家犯下的事儿,他现在日子过的很安稳,估计无心插手这事,所以咱们最好还是做好打算。

     听到这话,程八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心说好不容易有机会投奔这样一位大人物,没想到还落空了。

     正失落着,只听一声阴冷低沉的男声响起:贤侄,终于想起来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