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意外发现
    蜘蛛群如潮水般汹涌而来,通差不敢耽搁,他一脚踢在傻呆着的程人屁股上,大喊了一声:快跑!

     程人这才惊醒,刚迈出一只腿,只觉的背上一沉,脖颈处感觉一痒,好像有什么东西伸进了自己的领子里,他急忙用手一抓,摸到了一团肥大的东西。

     手上传来的触感令他觉得后背直发凉,他大叫一声,急忙扯着这东西一把丢在地上。

     这是一只身体如碗口大小的蜘蛛,背上还顶着一颗干瘪的人头,正张牙舞爪的冲他怪叫着,程人见状,心中直发毛,大吼一声,一脚就踩了上去。

     岂料这只蜘蛛十分灵敏,看到他的鞋子踩过来,急忙闪身跳到一旁,此时,后面的蜘蛛群已经蜂拥而至,程人回头一看,大叫了一声,急忙拼尽全力向前逃去。

     这些蜘蛛的速度奇快,没几步就追了上来,眼看着它们与程人的距离越来越短,有几只速度快的甚至已经追到了他的脚边,老K对通差大喊道:你们先走!我去救程人!

     通差知道此刻不是矫情的时候,他大声道:那你小心!

     老K应了一声,抄起冲锋枪回身对着蜘蛛群开始疯狂的扫射,子弹曳光飞动,靠近程人的几只蜘蛛应声翻倒在地,后面的蜘蛛踩着它们的尸体前赴后继的又扑了上来。

     程人边跑边拍打着身上的蜘蛛,这是一种十分恶心的体验,从小他就害怕这些腿多的昆虫,没想到现在居然还遇到如此大只的。

     这种生物的触感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有些蜘蛛腿上的倒刺还死死的勾在了他的衣服上,他不得不用手去抓,才能把它们弄下来,抓住第一只的时候,他身上就已经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最后当他拽下身上最后一只蜘蛛时,他的大脑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完全是凭着本能来做这件事。

     老K看到他这副模样,知道他已经被吓傻了,眼看着后面的蜘蛛群已经扑了上来,奈何二人之间还有些距离,情急之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雷管,这东西一般都是用于爆破工程,负责引爆各种炸药和导爆索,威力很大,炸平一堵墙是没什么问题,平日里这东西只是用来炸墓墙或者盗洞,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老K点燃之后,用力的甩向了程人身后的蜘蛛群中,同时对他大喊道:趴下!

     此时程人根本听不清他喊的是什么,刚要开口问,突然一声巨响,一股炽热的气流从他背后席卷而来,坑道中的扩音效果很好,雷管爆炸的声音被放大了好几倍,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坑道里的人俑也被炸飞起来,碎片如同流星雨一般从空中坠落,毫不留情的砸在了程人的头上和背上。

     过了片刻,爆炸的冲击波才慢慢消失,程人慢慢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四周一片硝烟,此时他头晕目眩,衣服上满是石片划烂的口子,耳朵里嗡嗡作响。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程人张口干呕了几下,鼻孔内突然涌出一股暖流,他用手一擦,发现自己流出了鼻血。

     老K急忙跑过来问道:你没事吧!

     程人咳出一口血痰回道:死不了,下次扔炸弹提前讲一声行吗。

     看到程人还能说俏皮话,老K稍稍放下心来,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站定之后,程人看了一眼爆炸的方向,只见身后的地面已经给炸出了一个大坑,露出了里面黢黑的湿泥,还有许多蜘蛛的残肢断臂冒着黑烟散在地上,距离爆炸中心远的蜘蛛只是被声浪震晕,此时隐隐有苏醒的势头。

     老K见状提醒道:这里不安全,咱们得快走!

     程人点了点头,二人刚转身,一个黑影略过,老K没来得及防备,被狠狠的甩飞出去,砸在了一旁的人俑身上,在他被甩飞之前,不忘用力的推了程人一下,因此,程人并没有被黑影刮到,但是背包却被撕扯成了一半,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

     程人急忙躲向一旁,定睛细看,原来是之前躲在洞壁上的那只巨型母蛛,不知何时它已经绕到身后,趁着二人不备,发起了袭击。

     巨型母蛛看了一眼程人后,立刻转身向倒在人俑堆里的老K挪去,此时老K正一脸痛苦的从人俑堆里往外爬,根本没有注意到向他走过来巨型蜘蛛。

     程人见状,急忙捡起地上的枪,对着蜘蛛肥大的身体就扣下了板机,然而并没有枪声响起,程人暗骂一声,脑门上急的汗都流了下来。

     这时,母蛛已经从下颚中伸出一个血红色的口器,如同一条被剥了皮的大蛇一般,正扭动着伸向老K,到了他的头顶时,“大蛇”的头部立刻向四周张开,如同一朵花一样,露出了里面密密麻麻的莲蓬状的内壁,显得十分恶心。

     眼看着莲蓬头就要包裹住老K的脑袋,程人急忙看了看身边的东西,没有一件称手的家伙,这时,他看到了从背包中掉落出来的龙鳌印,立刻拿起来掂量了一下,心说,也只有这玩意够分量了,想罢,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石印砸向母蛛。

     石印狠狠地砸在了母蛛巨大的肚子上,疼的它立刻收回了血红的口器,肚子一缩,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与此同时,其他的蜘蛛听到了这一声尖叫后,纷纷起身爬向了母蛛。

     程人看着周围如同潮水一般的蜘蛛群,血都凉了,心说这下死定了,自己马上就要变成蜘蛛的甜点了。

     奇怪的是母蛛挨了这一下之后,并没有愤怒的扑上来把程人撕成碎片,在短暂的愤怒过后,它似乎被掉在地上的龙鳌印给吸引住了,而其他的蜘蛛则安静的聚在母蛛身边,虎视眈眈的盯着程人,似乎都在等着母蛛的一声令下,它们好扑上来将眼前这个弱小的人类给撕碎。

     母蛛抬起前腿试探性的摆弄了一下面前的石印,片刻后,它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发出了十分凄惨的叫声,声音十分尖锐,在坑道内回荡起来,刺的程人耳膜发疼,他急忙堵住了耳朵,心说:这畜生不去唱高音实在太屈才了!

     此时,整个蜘蛛群顿时骚乱了起来,所有的蜘蛛都发出短暂而又急促的叫声,场面乱的一塌糊涂。

     叫声持续了一支烟的功夫,母蛛发出一声“嘶”的鸣叫,然后拖着它肥胖的身体顺着坑道的两壁开始向上爬去,其他的蜘蛛也紧随着它离开,逐渐消失在了头顶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