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黑驴蹄子“惨案”
    过了许久,程人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忽冷忽热,某种东西似乎从身体内脱离出来,漂浮在自己的上空,但是他的意识却逐渐清晰起来。

     眼前是一片虚无缥缈的黑暗,黑暗的中心慢慢出现了一团亮光,亮光越来越近,直到将他的身体笼罩在了其中,周身一股温暖的感觉,十分舒服。

     这难道就是死的感觉?

     这时,亮光突然消失掉,他顿时感觉身体正在急速下降,最后一声轰鸣,这种下坠的感觉骤然消失。

     耳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哎哎哎,他要醒了”

     “你他娘的不会小点声!吓老子一跳”

     此时,程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张大黑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黑脸看着他惊喜道:嘿,醒啦!

     程人皱了皱眉,此刻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眼前的人显得有些陌生,但是声音听起来却十分熟悉,自己认识这个人吗?

     黑脸的旁边还有两个人,一见到他醒来,纷纷凑上前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程人打量了一眼这几人,清了清嗓子,声音嘶哑的问道:你们是谁啊?这是什么地方?

     黑脸闻言对旁边那人大叫道:我就说那一脚你踹的太重了!这下好了,他失忆了。

     旁边那人不耐烦道:行了行了,你他娘的别说了,这事都被你说烂了,再说了,我要是不踹他那一脚,他这会儿还能有命在!

     眼看二人隐隐有争吵的势头,程人顿时感觉心烦意乱,他急忙吼道:停停停,都他娘的别说了!

     奇怪的是这一嗓子吼完,程人顿时觉得清醒了很多,意识也恢复了上来,他定睛一看,面前是一脸吃惊的看着他的胡同和通差,旁边的老K沉默不语,正往篝火堆里扔着柴火。

     通差被他这一嗓子给吼住了,愣了片刻后对胡同说道:同子,他身上的脏东西是不是还没走!

     胡同摇了摇头喃喃说道:不好说,要不咱先把他按倒揍一顿?

     程人看清眼前的三人,顿时怒火攻心,先前被他们丢在墓里的事情也想了起来,眼下的情景让他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心中不由感叹道:呵!真是造孽,死后还他娘的能遇到他们!

     想罢,他冷眼看着胡同三人,声音十分阴冷的说道:没想到吧,死了之后咱们还能见面!

     胡同听到这话,眉头一皱,满脸疑惑的和通差对视了一眼,片刻后,起身招呼道:搭把手,这小子身上的脏东西还在!

     程人看着起身向他围过来的二人,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脸上阴冷的表情立刻变成了恐慌,他急忙叫道:你……你们要干嘛,我警告你们,不要乱……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胡同和通差给扭着胳膊按在了地上,然后他就听到胡同的声音:通差,去,把咱们包里的蹄子给拿出来。

     通差得意的回道:不用,我身上就带着一个!

     蹄子?什么蹄子?程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带着汗臭味的黑色硬物就硬塞进了他的嘴里。

     这东西本身的味道很冲,现在在加上通差身上的汗臭,闻一下都眼冒金星,更别说是塞到嘴里了,此时程人嘴里“唔唔”的叫着,使出浑身解数开始挣扎着,只奈何手脚被这二人给按的太死,根本动弹不得。

     通差看到他这副模样,一脸得意的对胡同说道:看咱这蹄子,对付粽子那是一流的管用!

     胡同“咦”了一声说道:不得不说你小子用尿泡蹄子还真是个办法!

     程人心中生无可恋,他放弃了挣扎,眼角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原来自己嘴里塞的东西是用尿泡过的……

     通差看到了他眼角流下的泪水,疑惑的问道:哎?我说同子,你见过粽子流眼泪吗?

     胡同一听,急忙俯下身来察看,然后大惊失色道:快松开!程人回来了!

     二人手忙脚乱的拔出塞进程人嘴里的黑驴蹄子,然后将他扶了起来。

     胡同一脸关切的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程人吐掉了嘴里的口水,急忙跑到一旁开始扣自己的嗓子眼,干呕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来。

     胡同跟过来递上水壶示意他漱口,嘴上说道:你都不知道刚才有多险,你被脏东西给上身了,幸亏通差的黑驴蹄子管用,这才把你身上的脏东西给赶走的……

     上身?上你们大爷的身!闻言,程人丢下水壶破口大骂道:你们他娘的欺人太甚!老子跟你们拼了!

     说完,他就恶狠狠的向胡同扑了过去。

     两分钟后,程人再次被按在了地上,嘴里塞着通差的黑驴蹄子,眼角流下了愤恨的泪水。

     最后折腾了半天,从胡同的解释中,程人才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他们中了灯奴吐出的迷香之后,全部都昏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胡同发现程人正坐在地上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他赶紧叫了几声,却发现程人好像根本没听到自己说话,此时他正一脸惊恐的看着四周,片刻后就爬起来飞快的向石门跑去。

     胡同怕他一个人出意外,急忙跟了上去。

     跑到石门旁边,他看到程人并没有从门缝中跑出去,而是在用力推着一扇石门,一边推一边还说着什么。

     胡同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怎么了?

     岂料程人突然像受了刺激一样,开始疯狂的踢打着面前的石门,一边踢一边大骂着,如同疯了一般。

     胡同吓了一跳,赶紧从后面抱住他,拉扯着把他拽了回来,慌乱中,程人的手肘一下打在了胡同的脸上,此时胡同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

     这一肘刚好打在胡同的鼻梁上,他鼻子一酸,疼的眼框都湿了,鼻血也跟着流了下来,最后折腾了好半天,才算缓过来。

     此时,程人也消停了下来,胡同用手电一照,发现他正面如死灰,满脸绝望的靠在石门上抽烟,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着。

     胡同刚想上前询问,只见程人突然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十分亢奋,嘴里嘟囔着:秘密通道……然后就飞快的向神道跑去,胡同暗骂一声,再次跟了上去。

     再看另一边,通差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觉得身前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他揉了揉眼睛,就看到程人飞快的从自己身边跑过,不由纳闷:这小子要干嘛?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胡同骂骂咧咧的紧追在程人身后,这副情景让通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在梦里。

     直到胡同对他大喊道:看什么看,快跟上!通差这才反应过来,他急忙抓起身旁的背包,又拍了拍一脸茫然的老K,说道:看什么看,快跟上!

     追逐间,他们跑到了一个巨大的墓室前,程人顿时停了下来,他鬼鬼祟祟的跑到墓室门旁,探头往里面看了看,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这一幕被紧跟在他身后的胡同看的清清楚楚,此时,通差和老K也追了上来,通差喘着粗气问道:你……你他娘的跑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胡同回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摆了摆手,带着两人尾随着程人就进去了。

     进到墓室,一个高大的骑兵雕像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他们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这个雕像,就见到程人已经走到了雕像的后面,一翻身就没了踪影。

     胡同一皱眉,急忙追了过去,越过雕像,他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兵俑坑,这是一个地下坑道式的建筑,土坑深约两米,宽二十米左右,里面摆放着很多真人大小的兵俑,密密麻麻的排开,一直延伸到后面看不到的黑暗里。

     坑道两旁还有许多动物的残骸,看起来应该是殉葬的战马,残骸旁就是已经残破不堪的木制战车,堆放在一起显得十分杂乱。

     看到此景,通差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下可他娘的要发财了!据说现在黑市上一个完整的兵俑值人民币二百万,而且大小不限,朝代不限,只要是完整的人俑,统统值二百万!

     这让通差彻底兴奋了起来,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就顺着斜坡遛了下去。

     胡同急忙踹了他一脚,提醒道:先把程人弄回来!

     此时,程人正在鬼鬼祟祟的往兵俑深处走去,胡同跟在后面,他看着程人的背影,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再结合他之前的举动,胡同心说难道他被什么脏东西给上身了?

     正琢磨着,一旁的通差突然一声大吼“小心”,胡同抬头看去,只见程人身旁的兵俑上正趴着一只通体漆黑的巨大蜘蛛,而程人则浑然不知,甚至还往蜘蛛身旁凑。

     见到此景,通差立刻举枪瞄准,胡同则飞快的向程人身旁窜去,此时,一个血红色莲蓬状的巨大口器从蜘蛛的下颚部位伸了出来,眼看着二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情急之下,胡同大吼一声,一脚就踹到了程人的背上,将他踹飞到一旁,与此同时,枪声响起,蜘蛛身上中了弹之后,疼的一缩,立刻收回口器,飞快的窜进了兵俑深处,不见了踪影。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程人中了这一脚之后,胸中一口气没接上,立刻晕死过去,醒来以后就有了刚才发生的这一场闹剧。

     随后,程人也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也告诉了众人,胡同听完,眉头紧锁,这件事情实在太诡异了,同样都吸入了这墓中的迷香,其他人却安然无恙,只有程人自己出现了幻觉。

     胡同心说自己也算下了很多墓了,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但这种情况他却是第一次遇到,因此他也分析不出什么所以然。

     事情解释通了,程人这才安静了下来,刚想喝口水,他的视线就落在水壶旁边一个黑色的柱状物上,心里的火顿时就涌了上来。

     通差也注意到了程人的视线,他立刻讪笑着把这个黑色的物体收回自己的兜里,然后借着撒尿的名义就逃离了现场。

     后记:多年以后,这件事成为了程人诸多传奇经历中的一个,被后来的伙计称为“黑驴蹄子惨案”在业内广为流传,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