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香港之行3
    两天之后,我和通差正坐在沙发上吃着盒饭,只听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口守着的几个大汉招呼道:张太太。

     我心里一动,立刻放下筷子,拍了通差一下:别吃了,张素仪来了。

     话音刚落,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呼啦啦的挤进来一帮人,通差条件反射的也站起身来,摆出一幅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两边就这么对峙着。

     这时,张素仪从人群中走出来,反手将一个黑色的东西扔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冷冷的看着我,我定睛一看,这不正是我们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吗,我看了看她的脸色,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心中慢慢升了起来。

     我干笑几声,打破僵局道:怎么了这是,张太太您看过这里面的内容了?

     张素仪盯着我,语气十分冰冷:小子,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干净的很,我可给过你机会了,这就怪不得我了,阿飞,动手!

     听到这话,我心中大惊失色,什么都没有,这怎么可能,这下完了,一定是那个躲在暗处的第三方势力干的!他妈的!这家伙做事可真够狠的,居然把一切都算计到了。

     还没想完,我就被两个大汉架住了胳膊,我急忙挣扎起来,同时大声道:张太太,你听我解释,这事是有人想暗害我……

     还没说完,旁边的通差已经和他们交上了手,只听“咔嚓”一声,一个人被通差狠狠的摔在了茶几上,茶几应声碎裂,玻璃茬溅的到处都是,有两个人立刻护着张素仪走向门外,其他人都抄起甩棍,向我们抡了过来。

     此时,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通差吸引了过去,原本是两个人按住我,其中一个见通差这么难收拾,立刻放开我向通差攻了过去。

     我心说时机到了,趁着剩下的这人不备,攒足了力气,一脚狠狠的踹到他的裆部,这人疼的立刻弓下了身子,整个人躺在地上,缩成了一团,我随后又补了一脚,然后抄起旁边的凳子,大骂了一声朝通差那边扑了过去。

     此时通差已经被一群人围住乱敲,我抡圆了胳膊,把手中的凳子狠狠的砸了过去,正中其中一人的后背,这一下我是下了死手,凳子腿都被我拍裂一个,被砸中的那人哀嚎一声就栽倒在地。

     其他人反应过来,立刻就有人举着棍子朝我抡过来,这种近身肉搏我没有一点经验,见到有东西砸过来,我条件反射的抬起胳膊护住脑袋,闭上眼睛准备硬生生的扛过这一下,奇怪的是,并没有任何痛感从我胳膊上传来,我睁开眼睛一看,通差已经把这人扑倒在地,与此同时,剩下的人又围了上来。

     见到此景,我顿时慌了起来,这些人不是街头的地痞流氓,打起来毫无章法,也不敢下死手,他们可是跟在张素仪手下,过着刀口舔血生活的亡命徒,而且他们的任务就是干掉我们倆,所以招招都是找准我们的要害位置打,就连通差这样的体格,刚才被他们一阵乱敲,现在头上脸上都是血淋淋的模样,如果换作是我,估计早被乱棍打死了。

     这时,通差对我大喊道:别发呆!抄东西砸他们!

     我这才反应过来,转头一看,视线之内可以砸的东西有很多,花架上的花盆,柜子上的烟灰缸,我右侧墙边居然还有一根棒球棍,看到这个,我心中大喜,他娘的!老天有眼。

     我一边向墙边移动一边朝他们扔着东西,挪到墙角之后,我迅速抄起棒球棍,冲到通差旁边,开始向四周挥舞起来,这些人躲闪着向后退了一些,通差也趁机从地上爬起来。

     眼下的局势突然变成了一个包围圈,我和通差慢慢的往墙角退去,他们几个人握着甩棍一步一步的紧逼过来。

     通差吐了口吐沫,又擦了擦脸上的血,对我低声道:待会我拖住他们,你趁乱敲倒一个,然后赶紧跑,看这情况,咱俩想一起出去是不太可能了。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热,回道:跑个屁,大不了跟他们同归于尽,能拉一个是一个。

     闻言,通差突然乐了,呦呵,看不出来,你他娘的还挺血性,行!能搞死一个算一个。

     对面几人看我们倆交头接耳的低语着,大概是不耐烦了,其中一个大吼了一声就冲了上来,我和通差一起迎了上去,此时我也是热血上头,再加上这两天过的着实窝囊,心中一股邪火根本没处撒,只能在这个时候发泄出来,看到这人冲上来,我抡起球棒就砸了过去,这人躲闪不及,肩膀上被我狠狠的敲了一下,皮肉下一阵非常清脆的骨裂声响了起来,连我自己都惊了一下,我下手有这么狠吗?

     通差却大笑一声,喊道:敲得好,再接再厉!

     我举起手中的球棒准备继续砸过去时,旁边的窗户突然“啪”的一声炸裂开来,厚重的窗帘上突然多了一个圆形的小孔,一缕光线沿着小孔钻了进来,我吓了一跳,随即就反映过来,这他娘的是子弹孔!于是我急忙抱住脑袋蹲下了身子,紧接着,墙上的几扇窗户全部被打碎,子弹呼啸着从外面射了进来,我急忙拉住通差一起窝在窗户下,那几人见状也立刻底下身躲在墙边,原本我们还是对立的状态,现在却一起躲在同一面墙边,其中一个人蹲下来还不忘跟我们打,但他刚举起棍子,棍子头就被飞进来的子弹给削掉了,吓得他立刻缩回手,乖乖的窝在墙角,看得我心里好笑。

     外面的火力非常猛,房间里硝烟弥漫开来,沙发都被打成了马蜂窝,里面的棉花全都翻了出来,木柜上也满是弹孔,地上铺满了碎屑和玻璃茬,显得一片狼藉,我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窗帘,这个窗帘属于非常厚重而且不透光的那种,此时已经被打的全是小孔,细小的光柱纵横交错的射进了房间里,整个场景跟拍电影似的。

     我指了指窗外,冲对面的人喊道:这是什么情况!

     那人也摇了摇头,表情十分无辜,看样子不是他们的人,难道是想至我于死地的第三方势力出手了?那也不应该啊,他的目的就是借张素仪的手杀了我,现在就快要实现了,他没理由再让自己的人出手了,难不成还有第四方势力要我死?

     现在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这小楼外面就是人潮汹涌的大街,到底是谁,居然还敢用这么凶猛的火力明目张胆的朝我们射击,我仔细听了一下,外面没有枪声,但我们屋内却被打成了这个样子,我又看了一下窗帘上射进来的光柱,方向全部朝下,我大概明白了一点,射击的人一定是在对面大楼比我们高的楼层,用装上消音器的连发枪向我们射击,而且枪手不止一个。

     被软禁在这个小公寓的两天里,我无聊的时候会拉开窗帘向外面张望,我记得这个小楼对面大概不到五十米的距离就是另一栋公寓楼,这些枪手肯定是在那里。

     正想着,外面突然没了动静,我们这些人窝在墙角下,互相看了看,但没有一个人敢乱动,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子弹飞进来,整个房间里非常安静,安静到可以清楚的听到我们的呼吸声。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一支烟的时间,对面有一个人有些沉不住气,他贴着墙面,慢慢往上挪着,先把半个脑袋探了出去,四处张望了半天,然后整个人放松了下来,直起身子对我们说道:没事了……他话音未落,只听“咻”的一声,这人应声栽倒在了地上,我仔细一看,这人脑门被射穿了,鲜血混着脑浆从弹孔出慢慢溢流了出来,看得我胃里一阵翻腾,手心里直冒冷汗。

     他们领头的人看着地上的尸体,骂了一声之后,从怀里掏出手机,电话通了之后,这人叽里呱啦的讲了一通粤语,然后把电话递给我说道:听电话!

     我接过来,电话那头传来了张素仪的声音:小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的人已经去接应你们了,如果你还想活命,接下来所有的事情你都要听我的,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