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索命门
    我有些疑惑的接过电话,喂了一声,听筒里传来张素仪冰冷的声音:小子,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乖乖听我的话,接下来无论做什么事你都要遵循我的意思……

     听这话的意思,这摆明了就是让我给她当狗啊!这事儿谁愿意干,于是我急忙问道:那第二个呢?

     张素仪冷笑一声:第二就是你乖乖留在原地等死,我的人已经过去接应了,几分钟后就能赶到,所以你的时间可不多了,赶快选一个吧。

     我有些为难,选第一个吧,这就算把我爷爷的脸丢光了,以后出去会被人戳脊梁骨,不选吧,那就是死路一条,我挠了挠脑袋,下意识的看了通差一眼,他看出我的犹豫后,问道:什么事?

     我把电话贴在胸前对他小声道:张素仪给我出个难题,要么给她当狗,以后干啥都得听她的,要么死。

     通差一听,脑门上的青筋立刻爆了出来,张口骂道:去他娘的,老子宁愿死,也不愿意给她做事!你也是,别怪我说你,就这破事还用的着犹豫,你可是老八爷的孙子,这事要传出去,你爷爷的脸可就被你丢干净了!

     经通差这么一说,我也拿定了主意,去他娘的张素仪,反正我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一个,就剩这一条命了,死就死了,没啥好可惜的,但是坚决不能把我爷爷生前拼出来的名气给折了,俗话说得好,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人在这世上风风雨雨一辈子,到头来啥也带不走,图的就是这生前的名声,爷爷风光一世,道上的兄弟见了都要尊一声八爷,这名头可不能砸在我手里,想罢,我心说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倍感欣慰的!

     想罢,我拿起电话,大义凌然的对张素仪说道:张太太,给您当马仔这种事,小子我无福消受,我打小横惯了,宁愿死,也不给别人当狗!

     听到我这番话,张素仪突然笑了出来:行!小子,有骨气,有点八爷当年的意思,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强求了,看在我和八爷有过交情的份上,姑奶奶我最后提点你一句,这帮狗鼻子可比我的人狠多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我心里一动,急忙问道:张太太你把话说明白了,什么狗鼻子?

     一旁的通差听到这个词之后,突然一惊,一把拉住我问道:这娘们儿跟你说什么了,狗鼻子来了?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看通差这模样,他应该知道张素仪说的狗鼻子是什么,于是我问道:怎么了,你知道狗鼻子是啥?

     通差没接我的话茬,而是一脸焦急的问道:这娘们儿跟你说啥了,是不是狗鼻子来了?你快说啊你。

     我把张素仪的话给他重复了一遍,通差听完之后,二话不说,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手机,对着听筒说道:张太太,我们程人还小,不懂事,刚才说的都是气话,您要是愿意罩着我们,我们这就跟您走……

     我有些愕然的看着他,这,这孙子的脸怎么变的比翻书还快,刚才还慷慨激昂的劝说我不要卖爷求荣,现在反倒是他先归顺过去了,看着他一脸谄媚的笑容,我心说这也不像是他的作风,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挂了电话,通差满脸笑意的对我旁边的人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自己人,不要再动手了哈……

     我一把扯住他,问道:你他娘的什么意思,刚才还劝我不要向张素仪低头,现在你小子却在她面前装起了哈巴狗,你最好把这事给我解释清楚,不然我跟你可不拉倒,还有,那个什么狗鼻子你也跟我讲清楚了。

     通差一脸吃惊的表情看着我道:你到底是不是八爷的孙子?

     废话,如假包换,你他娘的别打岔,赶紧说清楚了!我没好气道。

     通差想了一下,像是在组织语言,我旁边的人看不下去了,抢他一步讲解道:这狗鼻子就是我们对索命门里杀手的称呼,索命门你应该知道啦。

     我点了点头,听爷爷讲过,外八行里最凶最血腥的就是这个索命门了。

     其实最初的索命门是由一群胸怀大志,本着为天下苍生做事的有志人士组成,像荆轲、专诸,要离,无名,百韧等历史上著名的刺客,都是出自索命一门,只是后来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文明的不断发展,人们逐渐把利益看重了起来,索命门也慢慢转变成了拿人钱财,替人索命的组织了,再无刺客之美名,行内人士对他们的称呼也变成了杀手,但为什么叫他们狗鼻子,这我就不明白了。

     旁边领头模样的黑壮男人继续说道:之所以叫他们狗鼻子,是因为他们追踪人的本事非常厉害,只要向他们提供你的资料,并支付令他们满意的价格,他们就会在规定的时间里把你的头带到买家面前,而且这些人可不是单纯的杀手,他们在国际上的人脉也非常广,传说索命门中排行前几的那几位,跟一些西方国家的领导人还有过交集,当然,这也是传说,谁也不知道真假,毕竟咱们行内的人都喜欢把人往神了说。

     顿了顿,他点上一支烟,继续道:他们这行里的人,我见过一次,屌佢老母!手里的家伙全是我们没见过的,好先进,好犀利的!

     听到这,我心里一凉,我究竟招惹到谁了,请这么一帮瘟神来缠我,难不成我已经被整个外八行给通缉了?

     我还没回过味儿来,通差接过黑壮男人的话继续说道:更厉害的是他们的私刑,你是没见过,老子在金三角可瞧见过一次,完整的取下一整张人皮,而且那人还活着,身上全是紫红色的肌肉和筋健,流出来的血都把那一段河给染红了,最后硬是被他们折磨了半天才咽气的,那时候我年纪不算大,刚开始还以为是哪个处理手下,后来才知道是这帮狗鼻子替买主解气的。

     通差的叙述能力并不好,但我还是脑补出了这个场景,后背上不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把一个人活生生的从人皮里挤出来,这该有多疼!

     想罢,我心说还是跟着张素仪吧,没面子就面子吧,至少她不会剥了我的皮,我相信爷爷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一定会理解我的做法的。

     正想着,门外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旁边的黑壮男人把烟掐灭,对我们说道:走吧,接应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