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十四岁那年,我差点被村里的臭脚汉强奸。

     我爹知道后,不但没有为我讨一个公道,反而责怪我娘不该狠不下心为我行割礼。

     那是一种很没有人性的封建礼仪,奶奶和娘都接受过割礼,耳濡目染,我深知割礼带给女人身体和心理上多大的痛苦。

     随着时代的发展,割礼在我们这一代消失,可我爹却深受割礼的影响,觉得女孩子都应该接受这种礼仪,要不是娘一直护着我,只怕我早就被施行割礼了。

     那一次,爹不顾娘的一再苦苦哀求,也不管我哭的如何撕心裂肺,硬是将我扛到王婆子家,要王婆子给我割礼。

     王婆子好心地地劝我爹:“那东西割不得,会害了孩子一辈子。”

     “割,不割的话,以后她再惹出什么事来,你负责啊。”我爹蛮横地将我仍在地上,指着王婆子的鼻子说。

     王婆子哀叹一口气,让我爹把我抱到木板床上,将我的两条腿分开……

     等娘赶来的时候,王婆子已经在为我缝伤口了。

     我已经疼麻木了,默默地流眼泪,一动也不敢动。因为没用麻药,稍微一动,就会撕心裂肺的疼。

     娘跑到爹面前,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娘一向胆小怕事,对爹唯唯诺诺,那一次,是我见过的唯一一次她打爹。

     我被娘背回家里,在炕上躺了整整一个礼拜,才能下地走路。

     期间,爹一次都没来看过我。

     我也不希望看见他,仇恨的种子,早在他不顾一切将我扛到王婆子家里的时候就种下了。

     只是,在家里躺的时间久了,又闷又无聊,我想出去走走,娘拦着我死活不让我出去。我问为啥,她不停地说我伤口还没彻底愈合之类的话。

     我察觉出了异常,因为娘的反应太奇怪了,伤口愈合没有,我比她清楚,她那么拦着我,似乎有什么事情不想让我看到或者听到。

     我假装乖乖躺回去,等娘去后院忙活时,则偷偷溜了出去。

     在村里溜达了小半圈我才知道,原来我被行割礼的事情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都笑话我不完整,以后肯定嫁不出去。

     那个臭脚大汉很无耻地拦着我,说要看看我下面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我哭着跑回家,撞上我爹和我娘争吵着什么。他们吵的很凶,破碎的家具倒了一地,眼前的一幕,让我暂时忘记了心理上的痛。

     娘一看见我,便将我护在身后,对爹嘶吼:“不行,你要是敢那样做,我就……我就死给你看。”

     爹恶狠狠地将娘拨开,一把将我揪了出来:“留着她等着被村里人笑话?啊?嫁到高家,那是她积了八辈子的福……”

     娘如饿虎一般扑向爹,将他的脸抓的稀巴烂:“笑话?还不都是你害的?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当爹的?啊?你要是敢把沛儿卖给高家,我就……”娘说着,顺手抓起砍刀,挥舞着扑向爹。

     娘手中的砍刀一把被爹夺了过去,爹的眼睛里迸射出凶狠的神色,像山中的野兽一样。可旋即,他的眼神却变得温柔起来,将娘拉到一边,叽里咕噜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爹和娘重归于好,娘将我搂在怀里,安抚我一切都会过去的。

     那天晚上,爹很罕见地亲自下厨,为我们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

     我的心情很糟糕,吃的不多,娘的心情倒是不错,吃了好几碗。

     吃着吃着,娘突然看向爹,眼神很复杂,只说了个“你”字,便倒了下去。

     而我,也觉得头晕晕的,眼前一片模糊。

     隐约间,我看到爹的嘴角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拿起一个大布袋子,一步步向我靠近。我想逃,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大布袋子一下子从头顶套下,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我竟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身上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喜服,几个人抬着棺材盖正缓缓盖上。

     “不要!”我惊叫着坐起来,把抬棺材盖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连忙往外爬,眼看着就要爬出棺材,却在这时,一只大手在我的肩膀上推了一下,身子失去重心,我又跌回棺材里。

     “别管她,盖上!”推我的那个人冷冷地说。

     我拼命地敲打棺材盖,“咚咚咚”,没有人理我,棺材盖终于被盖上了。

     棺材里面漆黑一片,我吓的要命,“呜呜”大哭。

     渐渐的,我没了力气,呼吸也觉得不顺畅了。我害怕极了,恐惧极了,也绝望极了,只能无助地默默流眼泪。

     我能感觉到他们将棺材放进了坟墓里,然后是填土的声音,“唰——唰——唰——”,每一下都撞击着我的心。

     可我不甘心呐,我不想就这样死了,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的敲打、踹。回应我的,是棺材板发出的沉闷的响声。

     在我最绝望的时刻,我听到了希望的声音,仿佛救命稻草一般,一旦抓住,就再也不敢放开:“喂,你没事吧?”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他不知用什么东西在棺材上敲了几下。

     我连忙敲击棺材回应他。

     外面的人说:“别担心,我会救你出来的。”然后,就见棺材盖轻轻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隔了片刻,棺材盖终于被打开一道缝隙,月光透过缝隙洒进来,我“噗嗤”一声大哭起来。

     是高兴,我终于不用死了。

     我被那人救了出来,他让我把身上的喜服脱了,然后闭上眼睛。

     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我知道,他是为了救我,当下毫不犹豫地闭上眼睛。那人捣鼓了一会,便对我说:“好了,我们走吧。”说着,拉着我的手就跑,他的手很凉,当时我没在意,事后想想,那双手凉的是那样的不正常。

     我们跑到深山里,这里有一座房子。他说我以后可以住在这里面,切记不能回家,更不能让高家的人看到。

     “谢谢,谢谢你!”我对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仍觉得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当我抬起头时,竟发现眼前空空如也,他已经走远了吗?我跑出去张望了好一会,这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不由得惊叹,他走的也太快了吧!

     但那时我没多想,大难不死,我得好好地活着。

     我来到房子里面,借着月光四处看了一下,里面尘土很厚,大概是很久没人住了。

     我心想,要是能一辈子住在这里,也挺好的。那个家,我早就不想回了,父亲的冷血深深地伤透了我的心,还有村里人的嘲笑,那个无耻的臭脚汉猥琐的笑脸……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娘。但现在我不能回去,要是被爹发现,他肯定会再把我卖给那个高家的。

     用野草扎成扫帚,我把房子里简单清扫一下,在收拾放在角落里的桌子时,我在抽屉里发现了一些纸张。

     出于好奇,我将纸张打开,有什么东西从中掉出来,低头一看,是一张照片,里面的男子,赫然便是刚才救我的那个男人,他的身旁站着一位容貌秀丽的女子,两个人看上去很是般配。

     将照片放在一边,我将目光移向那些纸张,当看完里面的内容后,我的头皮一下子就奓开了。

     这些纸上面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照片中的男子和女子从小青梅竹马,可惜男子英年早逝,女子怀念男子,写下这些情书之后,投河自尽,希望两个人在奈何桥上能够相遇。

     “英年早逝”四个字就像重锤一样,狠狠地敲击着我的心脏。

     既然男子英年早逝,那刚才我看见的,到底是人,还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