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痴男痴女
    “放开我……放开我……”又惊又怕的我真是绝望而无助,四肢胡乱地踢腾,怎耐那只手的力道太大,任我怎么挣扎,还是没能逃过他的魔爪。

     高德发认出我了,将我的脸掰过来,左右看了看,冷“哼”一声,“竟然从棺材里面跑出来了,说,是谁救你出来的。”

     “是你的儿子,高林。他不想和我结为夫妻,他喜欢的人是蒙蒙。”我知道,再怎么挣扎,也逃脱不了高德发的魔爪,只能将实情说出来,让他知道高林的想法。

     再加上我在小屋里看到的那些情书,高林和蒙蒙既然青梅竹马,两个人双双死亡,为什么不让蒙蒙和高林结为夫妻,而要重新为高林配一桩阴婚,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吗?

     高德发的眼神中迸射出一丝诡异的神色,突然压到我跟前,质问我怎么知道蒙蒙的事情?

     我把在小屋里看到情书一事说了出来,高德发不怎么关心情书和蒙蒙的事情,反倒问我:“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

     高德发问我这些的时候,看上去很是紧张,他好像很怕我见到那个老头子?要是我实话实说的话,他会怎么样?为了不徒增麻烦,我只好撒了谎,说没见过。

     高德发微微松了一口气,突然将我拽起来,要我跟他走。

     我问他要带我去哪里?

     他冷笑两声,突然,伸手狠狠劈在我的后脖颈上,眼前一黑,我便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里,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起先我很恐慌,很害怕,仔细摸索了一圈,我发现这里面有少许柴火,应该是柴房之类的。

     我怀疑自己被高德发关进了他家的柴房。

     心里虽很疑惑高德发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庆幸的是,他没有将我打晕之后又把我埋了。

     只要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

     我使劲地敲门,敲了半天,都没什么反应,大概这柴房很偏僻,或者在地下什么的,要不然他也不敢将我藏在这里。

     我蜷缩在角落里,一会想到这个,一会想到那个,心情沉重的要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开锁的声音,我心想高德发终于要来了,他会对我怎么样,一颗心“怦怦”乱跳。

     终于,门被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身材修长,像明星一样,赫然便是高林。如果这张脸放在活人身上,不知道要迷倒多少花季少女,可这张脸现在是在一个已死去多时的人身上,我就一点也不觉得帅气。

     疯老头说过的三件事情,有两件都应验了,现在,我对他的话是深信不疑。他说的第二件事情,便是再见到高林,一定要躲得远远的,可高林现在就站在我面前,我该往哪里躲?

     兀自想着,只见高林跑向我,一下子拉起我的手。他的手冰凉刺骨,一点温度也没有,而且,我注意到他是没有影子的,吓得我本能地将手缩了回来。

     “我是来救你的,快跟我走。”高林焦急地催促我。

     我不敢跟他走,人和鬼比起来,我更倾向于高德发。

     高林挺耐得住性子,向我解释,说我一定看到小屋里的那些情书了,他喜欢的人是蒙蒙,可是他爹却要给他重新找个女孩子配阴婚。一旦我和他结为阴婚夫妻,他就无法再娶蒙蒙了。

     他救我,合情合理,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我正准备跟他走,这时,几道人影从远处跑向这边,他们手中都拿着像一面像旗子一样的东西,上面画着奇形怪状的东西。

     “叮铃铃!”几个人同时摇响手中的铃铛,铃声大作,将高林团团围在中间。

     我害怕地躲到角落里,看看被围困住的高林,再看看得意洋洋的高德发,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戏?

     高德发走到高林跟前,说看你这次往哪儿跑?

     高林昂首挺胸,丝毫没有畏惧的神情,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你从哪找的这些蹩脚神棍,就靠他们几个,也想抓住我?”

     说着,他一下子跳到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上,两条腿死死钳住那人的脖子,双手捂着他的眼睛。

     那人“哇哇”大叫着四处乱撞,想把高林甩下来,几次都没有成功。

     高林控制着那人,叫他往左,他便往左,叫他往右,他便往右。

     其余的几个人吓的脸色煞白,丢盔弃甲,分分钟跑的没影没踪。

     高德发也露出恐惧的神情,连连后退:“儿子,爹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给你娶个媳妇,让你在下面安安心心过日子而已,爹也是一片好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高林打断:“你想让我安心过日子,就把蒙蒙还给我。”

     “那个女人不配做我们高家的儿媳妇。”高德发怒气冲冲地说,大概是怕刺激到高林,突然又转变语气,“好,我把蒙蒙还给你,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她。”高德发颤颤巍巍地往外走,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我看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

     高林叫我跟他一起走,我起身跟上,一来是想找机会逃跑;二来,他这次救我,好像冒了挺大的危险,他爹好像在给他下套,我得提醒他一下。

     从地下室出来,高德发将我们带到了一间很隐蔽的小房子里。

     房子中间放着一口红艳艳的大棺材,特别刺目,一般的棺材都是黑色的,而眼前的这口棺材却是大红色的,十分诡异。

     高德发指着大红棺材说:“蒙蒙的尸体就在那里面。”

     我有心提醒高林,但高林太迫切见到蒙蒙了,控制着那人,飞快奔到棺材前,突然,一把桃木剑从棺材里伸了出来,直直对着高林的心口。

     紧接着,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人缓缓坐直身子,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微笑。那人从棺材里跳出来,一把将高林从原先那人的脖子上拽了下来。

     桃木剑直指高林的心口,距离不过寸许。

     高德发和高林之间剑拔弩张,眼下正是我逃跑的大好时机,可不知怎地,看着高林,我却狠不下心来就这样将他丢在这里。

     若不是他将我从棺材里刨出来,只怕我现在也已经成了亡魂;若不是他舍命来救我,只怕我现在还被关在那阴暗潮湿的柴房里。

     高德发用我做诱饵引诱高林出现,是不是,我该还他一次人情?

     我焦急地四处巡视,见棺材前面矗立着一根类似木棍一样的东西,但是上面刻着许多古怪的花纹,当下,憋足了劲,一个箭步冲过去。“啊!”

     我将木棍拔起,挥舞着将道士手中的桃木剑打落:“快走!”

     高林眼疾手快,迅速爬起来,拉起我就往外跑。

     跑出来之后,我就懵了,这里是高家,我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高林拽着我让我跟他走,我就一路跟着他闷头地跑。

     我们从后门跑出,外面是一片树林。

     跑了没多远,前面出现几个坟包,都是高家祖辈先人的坟墓。

     高林竟然让我用手中的木棍刨坟,而他自己也折了一根树枝,疯狂地刨坟。

     我心想这高林是疯了吧,祖先的坟都敢刨?同时也很疑惑,高家的祖坟都在这一带,为什么单单把高林的坟弄到山脚下去?

     “别傻站着了,赶紧刨,这是我奶奶的坟,奶奶生前最疼我了,只要把她老人家请出来,他们就不敢对我们怎么样。”

     我不确定他说的话是否有效,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只好跟着他拼命地刨起来。

     正刨着,身后响起高德发惊叫的声音:“住手!住手!不能用那个棍子刨坟……”

     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高林却将棍子抢了过去,继续疯狂地刨。

     然后,我看到高德发被那个道士惊慌失措地拉走了,好像看见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