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暗夜惊魂
    我把纸和照片胡乱地塞进抽屉里,由于太过紧张,站起来时将桌子碰了一下,震动了墙壁,“啪嗒”一下,从梁上掉下来一个小瓷瓶,碎成了渣渣。

     碎片中,有一截白色的东西,大概三寸左右。

     我没心思研究那截东西是什么,慌忙将碎片扫出门外,将门紧闭,背靠着门,大口地喘着粗气。

     现如今,我家不能回,也不能让高家的人发现我,离开这里,我又不知道去哪里,不离开这里,又怕照片中的男子再回来。

     我的心乱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先留在这里,不管他是人是鬼,他总归没有害我的心思。

     这样想着,我便觉得踏实不少,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可能是深山里湿气重,我只觉得越睡越冷,到最后竟把我冻醒了。

     睁开眼,视线所及之处,竟是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球,阴森森的,直勾勾地瞪着我。

     “啊!”我惊叫着爬起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脸上脏兮兮的,眼睛红的可怕。

     那老头歪着脑袋看着我,问我是谁?

     这深更半夜,又是深山老林的,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诡异的老头,我真的快要被吓死了。

     我以为他是鬼,惊叫着就往外跑,直接把他撞翻在地。可跑出去之后,我又犹豫了,外面天这么黑,这地方我又不熟悉,万一迷路了怎么办?

     刚才我把那老头撞倒的时候,感觉到他是真实存在的,心想也许他不是鬼,而是人?

     正在我犹豫之际,那老头追了出来,抓着我的胳膊再一次问我:“你到底是谁?”

     我感觉到他手上的温度,确定他是人,悬着的心终于落回肚子里。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实话实说,万一他把我抓到高家去呢?我在心里琢磨一番,随口编了个谎话,“我迷路了,见这里有个房子长久没人居住,就来借助一宿。”

     老头仍旧直勾勾地盯着我看,被一个陌生人用那种很诡异的眼神盯着我,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老头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凑近我跟前,在我身上嗅来嗅去,行为极其诡异。

     我吓的要命,心想该不会是遇上疯子了吧?

     “你身上尸气很重,在这之前,你和什么人接触过没有?”

     听到他说我身上尸气重,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脑海里当即蹦出那个救我的男子的样子。

     “有,我……”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只好将被爹弄晕以及醒来之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闺女,按照你刚才说的棺材、喜服什么的,我猜测你很可能是被人配了冥婚了。你口中的那户高姓人家,应该是高德发家。高德发有个儿子,前几年因病去世。说来也是奇怪,自高德发的儿子去世之后,高家就怪事不断。”

     “高德发前后请过不少人,什么道士、和尚、神棍都有,到他家里做法,但都没用。前几天,高德发突然向外发布消息,要给他的儿子配一桩阴婚,昨儿个就有消息传出,说配阴婚的女尸找好了。”

     说着,老头看向我,叹息一声:“没想到他找的不是女尸,竟然是个大活人,哎,真是造孽啊。那高林大概是不想他爹一错再错,才化魂救你,带你到这里躲避。”

     听完老头的话,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心里五味杂陈。

     正沉默着,老头突然说:“闺女,你也是个命苦的人,老头子我叮嘱你几句话,你可一定要记着。第一,千万别被高家的人发现你还活着;第二,如果高林再来找你,一定要离他远远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赶紧离开这里,这屋子住不得。”

     我问为啥,心想着除了这里,我还能去哪?

     老头用那种很诡异的眼神盯着我说,这屋里邪气太重了,只怕里面藏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信他,是因为他能看出我曾和尸体接触过,疑他,是因为怀疑他的话是否当真?

     高林既然要救我,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在一间充满邪气的屋子里,这不是自相矛盾嘛。

     我“哦”了声,突然,那老头突然又蹦又跳,很大声地唱歌,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山野间,可把我吓了一大跳。

     老头唱着歌消失在黑暗中,渐渐的,连歌声也消失了。

     我朝黑暗中张望了一会,确定他不会再回来,赶紧返回屋子,将门从里面关好,防止他再进来。

     那老头一会看上去很正常,一会又疯疯癫癫的,他的话,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信。

     算了,先把今晚熬过去再说。

     我把门窗又检查了一遍,才敢睡觉,睡着睡着,突听得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一骨碌爬起来,我看着紧闭的木门,心悬到了嗓子眼。

     该不会,那个老头又回来了吧?

     我不敢开门,可敲门的声音越来越急凑,最后竟变成了砸门。“哐哐哐”,木板门颤抖的厉害,好像外面的不是人,而是一头猛兽在撞击门。

     我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里,想哭,不敢哭,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敲门声戛然而止,四周一下子陷入一片寂静,这份寂静更加令我不安,不知道外面的人到底在干什么?

     “高林,开门呀,我是蒙蒙。”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高林,蒙蒙,不正是我看到的那些情书中出现的人名吗?

     我的大脑一下子变得一片空白,手心里满是冷汗。

     “高林,你再不开门,我可就要撞门进来了。”

     “外面好冷呀,你忍心让我在外面受冻吗?”

     “高林,你好狠的心呐!”声音突然从甜美温柔变成了带着哀怨的低沉声,一遍一遍的重复,仿佛重锤一样,一下又一下撞击着我脆弱的心脏。

     “高林,河水好冷,你帮我暖暖身子吧。你不开门,我就自己进来了。”伴随着说话声,木板门剧烈地被摇动起来,门闩在动,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

     “砰!”

     “不要……不要……不要……啊!”我吓得紧闭双眼,生怕看到那可怕的一幕,双手胡乱地挥舞。

     但隔了半晌,都不见有什么异常,我将双眼捂住,从指缝中看出去,面前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女人,但是,木板门却敞开着。

     我再也没有胆量一个人住在这间屋子里,夺门而逃。

     夜晚的山路很难走,磕磕绊绊,也分不清方向,就这么胡乱地跑。跑着跑着,不远处出现两座坟包,有一个人正在土质较新的那个坟包前挖坟。

     那人背对着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可他旁边那座坟前的墓碑上刻着的名字,却是令我浑身一颤。

     墓碑上,赫然刻着“高林之墓”几个字。

     那旁边的新坟,应该就是我的坟。

     那人的衣着看起来很眼熟,对了,当我从棺材里醒来想要往外爬时,有一个人推了我一把,那人的衣着,和眼前这个人的很像。

     当时他一声令下,抬棺的人便将棺材盖盖上,可见他的身份很不一般,难道他就是高德发?

     深更半夜的,他挖我的坟做什么?更重要的是,一旦他打开棺材,就会发现我逃跑了。

     在他没发现我之前,我得赶紧离开这里,再想办法离开这一带。

     可当我转身离开时,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头,“骨碌碌”,石头滚了下去。我暗叫不好,连忙转身就跑。

     “谁?”冰冷阴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我的背后便响起奔跑的脚步声。

     我越发害怕了,拼了命地跑,没跑几步,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突然一把拽住我的脚踝,将我一下子扯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