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噩梦噩梦
    我忽略了身后那两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只想着赶紧找到高林和蒙蒙,确定他们都是安全的。

     高二爷好像很怕他们进来,是因为这里面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吗?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口红色的棺材,越接近它,就越觉得它冷飕飕的,这种冷不是身体上的冷,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冷。

     走到棺材跟前,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令我十分害怕。我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高二爷和聂道士瞪大眼睛看着我,似乎迫切地希望我赶紧看看棺材里面。

     他们的表情中带着不安、害怕,还有一丝丝期待……

     我担心高林和蒙蒙出什么事情,终于鼓足勇气,大着胆子迈出最后一步。

     当我看清棺材里面的情形时,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棺材里,竟然躺着一个男人,五官俊美,皮肤白皙,就像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可是……可是他竟然穿着聂道士烧给高林的那套新郎喜服,红艳艳的喜服那么刺眼,和我身上的喜服遥相呼应。

     这套喜服是给死人穿的,但棺材里的男子看上去那么栩栩如生,和活人无异,要说他是死人,我怎么也有点难以相信。可若要说他不是死人,这套喜服又为什么会穿在他身上?而且,喜服明明是高林的,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换到另外一个人身上了,这事情也太诡异了吧。

     我站在棺材前左思右想,门口的聂道士有些按耐不住,质问我看到了什么?

     我冷冷地回他:“想知道?自己看吧。”

     聂道士大概是见我进来没什么异常发生,冷“哼”一声,迈着大步子走进来,脸上的凶神恶煞展露无遗。

     “臭丫头,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被他的样子吓的连连后退,可这房间里就这么大点地方,往哪里躲?躲是躲不过了,只能硬着头皮和他硬拼了,现在的我了无牵挂,死了反倒解脱。

     我死死地盯着聂道士,等着和他拼命,可聂道士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脸色变得异常惨白,身子也在不住地颤抖,眼睛瞪得大大的,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他身后的高二爷受到聂道士感染,脸色跟着变的很难看。

     都说人的情绪是会感染的,看聂道士那般样子,我不由得也害怕起来。可四周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不知道聂道士到底为何会突然这样?

     我只敢静静地看着,不敢乱动。

     聂道士似乎转身想走,可不知怎地,他的脚好像长在了地上,怎么也动不了。

     聂道士让高二爷帮他。

     高二爷很害怕,吞着唾沫问他:“怎、怎么帮?”

     “你在我包里找三样东西,阴阳镜、桃木钉还有我的道袍,要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高二爷应了声,转身跑开。

     我心里很吃紧,不知道聂道士要干什么,直觉告诉我,他这样做一定对我没好处。

     趁着聂道士现在动不了,我拔腿就往外跑,没想到快到聂道士跟前时,他竟然又能动了。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推了回去。我的身子磕在棺材板上,撞的我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高二爷取了那三样东西赶来,交给聂道士。

     聂道士慌忙将道袍套上,一只手举起阴阳镜,对着大红棺材照,一只手捏着桃木钉。

     我在这边恰好能看到镜子里的一切,令我震惊和害怕的是,镜子明明照的是大红棺材,可出现在镜子里的,竟然是一团红色的雾气。

     “孽畜,今天我就把你收了。”聂道士大叫一声,举起桃木钉冲向大红棺材,快要到棺材跟前时,他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墙挡住了,“砰”的一声,将他反弹回去。

     聂道士被那股无形的墙撞的鼻青脸肿,样子狼狈极了,可他仍是不死心,从怀里掏出几张符纸,嘴里碎碎念着什么,那符纸竟然“哗”的一下燃烧起来。

     燃烧着暖黄色火焰的符纸缓缓飞向大红棺材,到了途中,竟熄灭了,变成一团烟灰掉落下来。

     聂道士看到那团烟灰,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而这时,我注意到镜子里面的红色烟雾竟缓缓变成黑色。

     那是一种很深邃的黑,仿佛能吞噬人的心灵,看的时间久了,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冷汗。

     我不敢再看,赶紧将头转向一边。

     聂道士狼狈地逃到门口,对高二爷窃窃私语几句,高二爷凝望着聂道士。两个人四目相对了片刻,高二爷终于点点头,好像赞同了聂道士的说法。

     紧接着,他们将木门合上,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惴惴不安地凝望着木门片刻,确定高二爷和聂道士不会再进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背靠着棺材坐下,我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短短两天的时间,我却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不是在眼泪中度过,就是在恐惧和不安中度过,身体和心理早已疲惫不堪。

     平日里要是换成现在这般场景,我肯定吓的不行,但现在,我竟然能处之若然地合上眼睛。我太累了,太需要休息了。

     迷糊间,我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我的脸上游走,轻轻地抚摸,一会竟向着我的脖子下面延伸。

     我努力睁开疲惫的双眼,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人的动作令我恐惧到了极点,仿佛又一次回到我被臭脚汉挡在无人的小巷子里面强的情景。

     臭脚汉那副无耻的嘴脸,那猥琐的笑容,瞬间如洪水一般涌上我的脑海。

     眼泪倾泻而下,心里面像刀缴一样难受。

     如果那天我反抗了,或许就不会有后来这许多的事情。

     心里面有个声音一遍遍地告诉我:反抗啊,反抗啊……

     “啊!”我举起手,狠狠扇向臭脚汉,一边挣扎一边嘶喊,“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啊……”

     突然,我如梦初醒,从悲痛中回过神来。

     眼前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模糊的人影,也没有什么臭脚汉。刚才的一切,应该只是我做的一个梦而已。

     臭脚汉的事情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每到我闭上眼睛,总是能想到那天的一幕幕。

     我蜷缩着身子,将头埋进膝盖里,心里面好像绑了一块重石,沉甸甸的。

     正在我伤心难过之际,门外响起一阵踢里哐啷的声音,聂道士和高二爷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走到门口从门缝里往外看,只见聂道士的手中拿着一沓黄符,正在将黄符一张张贴到困着我的这间屋子的门窗上。

     高二爷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脸色铁青,看上去心事重重。

     “聂道士,你不是说只要有你在,一切都不是问题吗?怎么现在……”高二爷说着,哀叹一口气。

     聂道士停下手中的动作,走到高二爷跟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二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如果处理不好,我聂放把命赔给你。”

     一个人都把自己的性命堵上了,这是何其的伟大!

     高二爷听聂道士这样说,脸色瞬间缓和不少,握着聂道士的手唏嘘:“那就有劳聂道士了。”

     聂放再次来到困着我的小房间前,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神色,虽然稍纵即逝,但还是被我看到了。

     他把那些符纸贴完之后,凝视了这间房子片刻,才缓步走到高二爷跟前。

     我心下疑惑,聂道士在这间房子的门窗上贴那么多符纸干什么,符纸是用来对付鬼魂的,一下子贴这么多符纸,难道那鬼魂十分十分厉害?

     这里面除了我,就是那具躺在棺材里的不知是死是活的人了,这些符纸肯定不是用来对付我的,那就是对付棺材里的那个他的?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高家?为什么会让聂道士如此畏惧?

     高林和蒙蒙的消失,和他有没有关系?